《大公报》21日报道称,时隔5个月,“仇警教师”戴健晖终于离职。这则消息意味着什么?终于,终于,香港终于开始清理“黄师”了!

本月11日,香港特区教育局曾表示,自“修例风波”以来,有约30宗涉及教师操守调查初步成立,正考虑应作出的惩处。“初步成立”,意思就是“基本查实”。如果是这样,那这约30名纵暴教师会受到什么样的“惩处”?让我们拭目以待!当时,知非在热评文章《止暴制乱 对纵暴教师该出手时就要出手》中就用了“拭目以待”一词。现在,时隔十天之后,终于传来了戴健晖离职的消息。

戴健晖是谁?就是热评文章中点到的两名煽暴教师之一。“修例风波”中,一些纵暴教师表现扎眼,煽动暴力最突出的有两位,诅咒警察子女“活不过7岁”、“20岁前死于非命”的真道书院教师戴健晖,以及在社交网站发表“黑警死全家”的嘉诺撒圣心书院通识科教师赖得钟。戴健晖仇警言论引发不少家长及市民发起联署,其中包括香港警队家属,要求校方立即革除戴健晖教席。全国政协副主席、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梁振英也曾多次发文,要求校方严正处理有关事件,呼吁市民积极参与联署。梁振英表示,戴健晖不配为人师表,不应留在教育界。

香港教育局8月对此事做出回复,表示教育局十分重视教师专业操守,会按既定程序严肃跟进有关教师的专业操守事宜。9月,教育局向戴健晖、赖得钟发出谴责信的纪律处分,程度较警告信及劝诫信严重,但次于暂停教师注册。教育局当时表示,在信中已警告两人如再作出失德行为,当局可考虑按《教育条例》取消其教师注册。两人虽遭到校内处分,但教席得到保留。知非当时就写下这样的评论,“相比于两名‘黄师’的纵暴言论,教育局也好,学校也好,对他们的处罚都太轻了。”

香港《大公报》也一直跟踪此事,并直指学校意图将戴健晖“放生”,草草了事,哀叹“教育病了”。如今,时隔5个月之久,“仇警教师”戴健晖离职。《大公报》也因此用“终于”一词来表达“正义终于得到伸张”。

近期,在香港,清理“黄师”的呼声越来越高。从香港特区立法会,到特区政府,到教育局,相关动作也是不断加快。本月6日,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通过议案,要求教育局严肃追究纵暴教师责任,严惩发放煽动仇恨言论,怂恿学生参与非法集会或街头暴力的教师。10日,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,不希望有人将暴力带入校园,并已要求教育局长,严肃跟进违法被捕教师情况。11日,教育局表示,自“修例风波”以来,有约30宗涉及教师操守调查初步成立,正考虑作出惩处。20日,教育局局长杨润雄见记者时称,教育局已向学界发函提出处理违法教师要求,并称如发现有教师违规,会逐一跟进。

至此,戴健晖离职,完全可以看作是清理“黄师”的开始。接下来,一定还会有对其他纵暴教师的惩处。

在已持续半年的“修例风波”中,香港教育暴露出很多问题,而且不少是大问题。部分老师将错误理念教给学生,部分教材把关不严,出现错误引导的内容。杨润雄20日在记者会中表示,局方收到123宗与教师专业操守有关的投诉,大多涉及散播仇恨言论等,目前已完成调查74宗个案,80人被捕。杨润雄表示,教育局已致函学校,若学校处理有所偏离,将会逐一跟进。

香港有言论自由,教师可表达政见,不认同甚至批评政府施政,但言论不可涉及仇恨、挑衅、歧视,不可有违社会道德价值观。相信对“黄师”的清理,就是香港教育刮骨疗伤的开始。“黄师”的末路,也一定是香港教育的放晴。(文丨知非)

责编:李晓航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quickuseronline.com